别让“控制”断送你的婚姻
发表时间:2017-02-06 11:32

婚姻窘况:细数“活神经”的N条症状


我是一名中学美术老师,出身书香门第,相貌可人,也略有薄才。我曾经以为自己嫁了一位英俊儒雅的如意郎君,他叫霍申京,是一名公务员,虽然生长于农村,却爱好广泛,才华出众,前途光明,经常享受着众星捧月般的礼遇。我们相识后都深感相逢太晚,很快就结了婚。


没想到结婚不久,霍申京性情大变,一改追求我时的无限柔情,经常羞辱我,冲我大喊大叫。刚开始的时候,我以为他是在工作中遇到了不顺心的事,便满怀希望地忍耐着他的坏脾气,认为他会变好。可如今我已经整整忍了9年,他不仅没有变好,反而变得越来越难以相处,也让我越来越失望。


霍申京在人前总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,从不对我发脾气。可在家里,他很容易就冲我发火,有时候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是哪儿来的火,事后他自己也说他是“发神经”了,很自责,但下次还是控制不住自己。


比如有时他回家后显得情绪低落,我就问他怎么了,他会冷漠地说“没什么”,然后就毫无缘由地几天不和我说话。


有时候他出差或出门玩,故意不告诉我去哪儿、什么时候回来,让我在家里忐忑不安地等一夜甚至几天几夜。




婚前,我曾经谈过一个男朋友,是个画家,他对此事耿耿于怀,婚后不支持我参加任何书画活动,不希望我抛头露面,只希望我过学校和家两点一线的生活。我时常感到孤独和寂寞,想和他说话时,他总是心不在焉,心烦意乱,看上去很不耐烦或者很不情愿的样子。如果我抱怨几句,他便指责我生活安逸却不知道惜福。




他有很多应酬,时常醉酒晚归,回来后总是对我絮叨个不停。我如果不回应,他骂我是死猪;我如果回应,顺着他说,他说我是个应声虫、墙头草,不顺着他说,他又说我和他顶嘴。在他眼里,顶嘴是错误,抗议是错误,表达自己的观点是错误,追求事业是错误……总之,我左右不是,进退两难。




有时候我也忍不住和他吵闹,扬言要和他离婚。这时他又会适时地给我道歉说:“我是真心爱你的,把你当成亲人才这样,你怎么没有一点体察别人的涵养呢?”名义上是道歉,结果还是我的错。我百口莫辩,只能独自吞咽着委屈的眼泪。如果我不见好就收,再与之争辩,他的怒火就会被突然激起来,动用武力让我屈服。他说:“女人要跟男人争高低,就是不知天高地厚,就得挨打!”


遇到这样一个不讲理的“活神经”(我给霍申京起的绰号),我真的是欲哭无泪。我越来越感到窒息,陷入委屈、怨恨、愤怒、无助等负面情绪的包围之中,精神状态越来越差,生活的信心和质量严重下降。更重要的是,我7岁的女儿也在这样不和谐的家庭生活里深受其害,我觉得我无法再忍受下去了。






心理探秘:原来他有一个“理想情人”

我求助了心理咨询师。咨询师详细了解我和丈夫的互动模式之后,判断霍申京有明显的控制倾向。她解释道:“你丈夫毫无预兆地‘发神经’是一种失控的表现,他只针对特定的人才有这样的行为。他不可能漠视、羞辱、命令邻居、朋友或其他人;当他处于失控状态时,实际是失去了对自我的感觉。越是没有自信的人,越是容易这样。你回想一下,他发脾气的时候,是不是都是他在外面受挫,或者是当他发现你没有按他的设想去做的时候。”




咨询师的话让我陷入了沉思。霍申京的确表面上八面玲珑,风光无限,其实内心非常脆弱。身处官场,他时常身心疲惫,在外面受了气,回家宣泄情绪也是可能的。另外,他的家庭条件不好,兄弟三人,只有他一个人还算混得有模有样。他是长子,背负着沉重的家庭负担。公婆不愿跟我们来城里居住,家里的所有花销都是我们出的。每年花给他家的钱,要比花给我娘家的钱多很多倍。我从无怨言,对他的家人都热情相待。即使如此,霍申京骨子里还是有一种深深的自卑,总是怕我嫌弃他的家人,并时常担心我会移情别恋,因此他心里总是充满着焦虑不安和恐惧。




所以,他就总是通过评判我的对错、对我忽冷忽热,甚至趁醉施暴,想方设法打击我的自尊,压制我的独立性,让我产生自卑感和自罪感。他的控制行为让我产生这样的感觉:是我配不上他,我们能够生活在一起,是他对我的一种施舍。我若有任何怨言,就是我不惜福、不知道好歹。




咨询师分析说,几乎在所有的情况下,控制者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控制行为和真实动机。他们会毫不内疚地说“因为我太爱你了”。真正的原因是,他内心有一个“理想情人”,这个“理想情人”能够适时满足他所有的内心需求:他失落时,她给他鼓励和信心;他高兴时,她和他分享幸福和快乐;他渴了,她递给他水;他饿了,她给他做可口的饭菜;他累了,她陪他放松身心……他的“理想情人”永远温柔体贴、善解人意,并且对他言听计从。




听到这里,我明白了,恋爱时,他把我当成了“理想情人”的活体,因此带我购物、旅游,给我送花、送礼物,说尽了甜言蜜语,他坚信自己找到了“理想情人”。结婚后,那个“理想情人”仍然深置于他的头脑中,他习惯把“理想情人”与现实混淆在一起,他觉得我应该知道他需要什么,我应该想其所想,行其所行。当我的行为和他预想的不一样时,他就愤怒和失控了。




事实上,当控制关系一旦出现,我们的夫妻关系就会开始急剧恶化。但是霍申京对自己的行为毫无知觉,这不是疏忽的问题,而是他的潜意识抑制了他的感觉和认知。如果他不能正确认识自己的行为对我造成的伤害,我们的婚姻就难以为继了。






困境突围:我终于成了独立自由的人



我希望能够像其他女人一样爱与被爱,前提是霍申京能把我当作一个独立自由的人,我们之间才能建立良好的关系。为了摆脱受控制的痛苦,我在咨询师的引导下,逐渐放下了对霍申京的怨恨,开始了困境突围的心灵自救历程。




第一步是让霍申京打破幻觉,真实地面对自己。咨询师通过角色互换扮演,让霍申京体验被控制、被冷漠、被评判的感觉,他受到了强烈的震撼,第一次真诚地向我道了歉。




梦醒了,我们开始营造现实的婚姻。我郑重地告诉霍申京,我可以原谅他以前对我的伤害,因为这些伤害是在他不自知的状态下发生的。如果以后他再用同样的方式控制我,我将会决然地离开他。




他坦诚地说:“我也很后悔、很自责,以后尽力弥补对你的伤害。我知道这可能需要很长时间,但是没问题,我会在后半生不断地改变自己。”




接下来,他开始对付不时惹祸的愤怒情绪。霍申京在咨询师的引导下做了一个实验。咨询师说:“你现在看着自己的一只手,请你想象,你本想拿起咖啡杯,但你的手却伸向放在一边的报纸。你明白吗?再来,看着你的咖啡杯,仔细看着它,用眼睛的余光,你能看见你的手正去拿那张报纸吗?”咨询师让他重复做了几次之后,问他:“你的感觉如何?”霍申京脱口而出:“我想对我的手大发脾气,它这么大胆,我想大喊,我想让它做我想做的,我想控制它。”




他沉思一会儿接着说:“知道了,这就是当我妻子说话时,我真正的感觉。我不能看到她独立、有主见地生活,那会让我感觉很无力。也就是说,我把她看成我的一只手,把她看作假想人,在我眼里,她不像一个人,只是我要征服的对象。”当霍申京真诚地面对咨询师和我分享了他的内心体验时,我泪流不止。我感动于他超常的领悟能力和因爱而改变的勇气,我们之间的心理屏障彻底消除了,我们再次紧紧地拥抱在一起。


接下来,我开始向他勇敢地表明我的观点,我要让他陪我采购,我要去看画展,我要参加美术协会的活动,我要做一个独立的、有个性的自由人。这个过程并不顺利,但尽管进展缓慢,我和霍申京还是都发生了可喜的变化。




现在,我们已经可以谈论任何事情,他可以耐心倾听我说话,能感受到我的痛苦和快乐,一种亲密感正慢慢在我们之间滋长。




这段情感突围的历程让我们明白:


真爱就是让对方成为一个独立的自由人,时时体验到被爱、被尊重和被信任的感觉;


真爱能够激起对方爱的能力,能够唤醒爱人的价值感,并能治愈过往的伤口。




 来源:《妇女生活》

(责任编辑:办公室 )